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乐祥海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评论】涉笔有趣的水墨人物

2015-12-18 13:49:40 来源:艺术家提供作者:舒士俊
A-A+

  一幅中国画要真正拨动观者的心弦,关键在于图式与韵味的拿捏。图式的张扬,所演绎的是画的外在格调,它带给观者的是夺目的视觉张力;而韵味的内敛,所蕴含的为画的内在神韵,它所抒发的是微妙的性灵感应。传统的中国艺术历来便有格调派和神韵派之分,而今新式的“格调派”虽也面目纷繁,但在西画的大肆凌替之下,大多为只见其形不见其韵,不少画家乃至有的名家,竟已不知笔墨灵性为何物。有时我甚至怀疑:从前中国画品评笔墨韵味的那一套讲究,现今是否已该束之高阁?

  我见大乐的画要比认识他更早,但偶见他的水墨人物,他能涉笔成趣,画出颇见笔墨灵性的铭心小品。在他笔下,市井闲人,山僧灶神,戏曲人物,似皆信笔一一拈来,随形而赋性,纯任自然,笔墨枯湿浓淡在经意与不经意之间,兀自不俗。虽然其笔墨轨辙和人物形貌皆与传统殊异,但却超凡脱俗,所作竟有传统笔墨品评的那种平淡天真的味儿。

  我忽想起在传统中,米芾最崇尚平淡天真的画格。也正是这位大米,批评用笔如行云流水的李公麟逞才使气。在大米看来,高级的艺术应是超脱于技法之上的。可惜大米这种脱略凡俗之见,而今已很少有人会得。当今即便是中国画的名家,也很少有人视逞才使气为忌。圈内以漫画笔法玩水墨的不乏其人,但多为漫画技法的照搬而已,要说那中国画自身笔墨的情味,就难让人恭维了。而大乐有过那样扎实的漫画功底,这从他落笔赋形的从容淡定即可见出,但他却要超脱技法,独与大米的超然心态隐然相通。你看他,作画于形迹不粘不脱,不即不离,下笔则不矜不躁,不疾不徐,老中见嫩,虚实停匀;其所作有意无意间,竟显出外拙而内秀的况味。有了这种随笔见性超以象外的况味,画自格高不俗——可惜这在当今画界,已是寥若晨星了。

  作为一位体制内画家,大乐竟爱画市井人物,显见他也有一股入世的纯情。但大乐的画,却又有着超脱凡俗的出世之格。我见他有一幅画得很微妙的市井人物图,名曰:“旁观者”。大乐能够入世而又出世,或许就在于他有一双能跳出庐山之外旁观的法眼?时下大乐的主业,自要与画界的各路诸侯打交道。他要有挑画的法眼,又要有博大的包容心,才能把他的杂志办得这般有声色。而他竟又以余暇自试身手偷着乐,那可要排斥所见的纷扰,殊为不易。姜夔在《白石诗说》中有句话:“学有余而约以用之,善用事者也。”大乐的处事和为艺,我看此语或可概之?  一幅中国画要真正拨动观者的心弦,关键在于图式与韵味的拿捏。图式的张扬,所演绎的是画的外在格调,它带给观者的是夺目的视觉张力;而韵味的内敛,所蕴含的为画的内在神韵,它所抒发的是微妙的性灵感应。传统的中国艺术历来便有格调派和神韵派之分,而今新式的“格调派”虽也面目纷繁,但在西画的大肆凌替之下,大多为只见其形不见其韵,不少画家乃至有的名家,竟已不知笔墨灵性为何物。有时我甚至怀疑:从前中国画品评笔墨韵味的那一套讲究,现今是否已该束之高阁?

  我见大乐的画要比认识他更早,但偶见他的水墨人物,他能涉笔成趣,画出颇见笔墨灵性的铭心小品。在他笔下,市井闲人,山僧灶神,戏曲人物,似皆信笔一一拈来,随形而赋性,纯任自然,笔墨枯湿浓淡在经意与不经意之间,兀自不俗。虽然其笔墨轨辙和人物形貌皆与传统殊异,但却超凡脱俗,所作竟有传统笔墨品评的那种平淡天真的味儿。

  我忽想起在传统中,米芾最崇尚平淡天真的画格。也正是这位大米,批评用笔如行云流水的李公麟逞才使气。在大米看来,高级的艺术应是超脱于技法之上的。可惜大米这种脱略凡俗之见,而今已很少有人会得。当今即便是中国画的名家,也很少有人视逞才使气为忌。圈内以漫画笔法玩水墨的不乏其人,但多为漫画技法的照搬而已,要说那中国画自身笔墨的情味,就难让人恭维了。而大乐有过那样扎实的漫画功底,这从他落笔赋形的从容淡定即可见出,但他却要超脱技法,独与大米的超然心态隐然相通。你看他,作画于形迹不粘不脱,不即不离,下笔则不矜不躁,不疾不徐,老中见嫩,虚实停匀;其所作有意无意间,竟显出外拙而内秀的况味。有了这种随笔见性超以象外的况味,画自格高不俗——可惜这在当今画界,已是寥若晨星了。

  作为一位体制内画家,大乐竟爱画市井人物,显见他也有一股入世的纯情。但大乐的画,却又有着超脱凡俗的出世之格。我见他有一幅画得很微妙的市井人物图,名曰:“旁观者”。大乐能够入世而又出世,或许就在于他有一双能跳出庐山之外旁观的法眼?时下大乐的主业,自要与画界的各路诸侯打交道。他要有挑画的法眼,又要有博大的包容心,才能把他的杂志办得这般有声色。而他竟又以余暇自试身手偷着乐,那可要排斥所见的纷扰,殊为不易。姜夔在《白石诗说》中有句话:“学有余而约以用之,善用事者也。”大乐的处事和为艺,我看此语或可概之?

  在读了大乐主编的杂志和他的画之后,我终于有了与他见面的机缘。但见他的为人坦诚热情,毫无矫饰虚浮;每论及圈内的画家,却往往一语中的。其为人为艺皆外憨拙而内灵秀——真乃画如其人也。
 

  在读了大乐主编的杂志和他的画之后,我终于有了与他见面的机缘。但见他的为人坦诚热情,毫无矫饰虚浮;每论及圈内的画家,却往往一语中的。其为人为艺皆外憨拙而内灵秀——真乃画如其人也。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乐祥海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